赵钰民:勤学多思实干的85后主机手

2017-01-20 来源:大连日报
选择字号:T | T | T

 ■好人素描:

    赵钰民现在是大连重工华锐曲轴高精尖设备曲轴车床的主机手。85后的他,靠着求知若渴的钻劲,用几年时间完成了从学徒到主机手,由初级工到高级技师,又由单项高级技师成为双料高级技师的转型,参与了大型低速半组合船用曲轴等诸多“中国第一”的制造。

    这个主机手不服输

    大型低速半组合船用曲轴的零部件组装复杂,加工精度要求极高。一根六缸曲轴的检测数据有635个,八缸曲轴的检测数据多达921个,多数曲轴长度超过10米,重量100余吨,如此庞然大物,加工精度却以微米计算。刚走出校门的赵钰民简直不知从何下手,但赵钰民并没有被吓倒,反而激起了他的钻研劲儿。

    在工作之余,他坚持学习数控编程专业理论和曲轴生产制造工艺,虚心向他人学习保证曲轴“加工精度、形位精度及表面粗糙度”百余项加工方法及复杂问题的解决方案。凭借突出的工作业绩和严谨的工作态度,赵钰民被调到高精尖设备“德国曲轴整体加工机床”的操作岗位,负责曲轴整体精加工工序。他参与制造了华锐曲轴首支曲轴、首支90型曲轴、中国首支瓦锡兰82T型曲轴、中国首支对接型曲轴11S90ME-C、中国首支最长全冲程6G80型曲轴、中国首支最长全冲程单重最重7G80型曲轴,而这些产品都代表着大连重工曲轴制造的新高度。

    敢想敢试,绝不墨守成规

    在曲拐立车工作期间,赵钰民遇到了难题:曲拐加工时总是间断性切削,刀具磨损非常严重。他一边观察机床排屑情况,一边仔细辨听切削声音,收集各种数据,向技术人员推荐加工参数和刀具调整意见,最终大大减少了刀具磨损,按每天节约1块刀片计算,全年可节省费用10万元以上。

    在6G80ME-C曲轴制造过程中,他发现按照以往的整体加工方法,精加工后主轴颈跳动总是超差,需要耗费大量时间修正。他通过详细分析提出了建议,在重量较大曲轴整体加工时通过上浮中间部分中心支架,以抵消自重带来下挠影响,并在中国首支单重最重和世界最长全冲程曲轴7G80ME-C的整体加工中得以应用。通过全程跟踪,上浮方案得到验证,赵钰民通过大量数据采集,按产品型号,归结出系列化的上浮量,在生产制造中进行推广。公司将其命名为“赵钰民支撑带加工法”,并列入“十佳五小”成果中。

    靠着肯钻的劲头,赵钰民不仅数次获得大连重工“优秀员工”、“十佳青年”等荣誉称号,还曾多次荣获各级技术能手称号。2013年成为“大连名师”,2014年成为“辽宁省技能大师”及“全国技术能手”。

    2016年,已是数控铣工高级技师的赵钰民以归零的心态再次报名参加大连重工员工岗位技能大赛暨等级鉴定考试,并获得数控车工的高级技师认定。很多人都不理解,考试通过了,职称没变化,津贴不会更高,如果没通过,还丢面子,赵钰民说,我就是想考量一下自己这段时间是不是懒惰了,手生了,作为主机手,他的生命就是在“操作中”,其他无关紧要。

    ■记者感言:

    在赵钰民看来,奖项、荣誉只是对过去付出努力的肯定,并不代表个人对企业贡献的大小,唯有将个人技能的提升转化为生产效率的提高,才是最大的价值体现,才是回报企业培养最有效的途径。

    在赵钰民身上,我们看到新一代产业工人的新风貌:有智慧、有担当。更看到了中国工业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