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洪吉:他用生命诠释了“责任”

2014-12-18 来源:2012-7-17 大连日报A03
选择字号:T | T | T
    身材魁梧,一双并不大的眼睛配上短眉倒也显得炯炯有神;四方大脸,额头皱纹隐约可见;皮肤如同多数海边生活的人一样红黑,身着正红色西装手拿红色的荣誉证书……这是从一张照片上看到的孙洪吉,“负责任、要强、人好、心眼好使”是众人对他的评价。今年5月15日晚,孙洪吉突发心脏病倒在了长海县广鹿岛环岛路施工工地,永远离开了他热爱的工作岗位和亲人们,年仅51岁。就在他去世当天曾两度感到身体不适被同事们劝去就医,但他都以工作忙为由返回工作岗位,错失抢救时机。
    认识孙洪吉的人都叫他的小名“罗洪”或者“罗洪二哥”、“二哥”,几乎很少叫他的本名。他担任长海县公路管理段公路工程处负责人7年,身患“不死的癌症”慢性肾小球肾炎6年,承建大大小小公路建设工程30多项。同事们都说:“罗洪二哥太要强了,对工作极为负责任,有些时候甚至有些让人不可理解,但大伙儿都服他。因为他人好且对自己要求更严格。这样的领导,合格!”
    宁可身子受苦 不让面子受辱
    也许因为孙洪吉属牛,天生要强倔强。同事们都知道他有一句口头语:宁可身子受苦,不让面子受辱。
    孙洪吉生前与多年的搭档肖勇、铲车司机于洪华三人同住一屋,肖勇和于洪华说,由于身患疾病,每天睡前“二哥”的腿上一按就是一个坑。“二哥,你别太累了,累死了谁管啊?”“兄弟,我真不想干了。但现在既然还在岗位上,我就算当只鳖,顶个盖,哪里需要盖哪里。”孙洪吉说。
    据肖勇介绍,2006年改扩建峙莲线是长海县此前投资规模、工程量最大的一项公路工程。当时作为一个标段工程负责人的孙洪吉也就是在那个时候发现尿血,患上了慢性肾小球肾炎。工期紧,施工难度大,在小盐场村东炉路段进行涵洞施工时,由于连日大雨,出现山体大面积塌方险情。孙洪吉带领十几名工人,冒着高温酷暑,连续施工两天一夜,期间,他让工人们轮流休息,但自己却一直在现场工作。同事们劝他去休息,但他说:“我是第一责任人,万一出现危险我要负责任的!”就在险情即将排除时,他终因过度劳累,体力不支,晕倒在工地。
    在于洪华的印象里,几乎每次半夜起来都能看到孙洪吉点着灯拿着笔和本坐着想工作的事。“二哥从来都是和工人们一样早上四五点钟起床,白天在工地忙活,晚上八九点钟才能回到宿舍,有时候还得看图纸,然后他累得倒头就睡,但常常下半夜一两点钟起来想工作上的事,他的枕头底下常年放着工作笔记本。印象中他没睡过几个囫囵觉。”孙洪吉还经常半夜叫上于洪华陪他去巡夜,四五个施工点一圈下来常常一两个小时,“去看看守夜的工人是否在岗,如果有人睡着了他会逐一打电话叫醒,防止工地上的物资失窃。”
    广鹿乡交通助理王安壮说:“第一年二哥在广鹿乡修路时,我们还不放心,常常去施工现场检查工程质量。这些年我们都了解他了,绝对放心。他在广鹿乡建设的大小道路工程达80多公里,到目前为止没有出现质量问题。”
    孙洪吉工作上性子急是出了名的。就在孙洪吉去世前当晚6时左右,他还给广鹿乡一位副乡长打电话联系第二天早上工程供电的事情。他说:“明早5时开始行吗?”“太早了,我们还得协调供电部门。”“那就7时吧。我6时30分在你家楼下等你。”
    不以权压人 而以情感人
    今年年初,为缓解环岛路工程资金紧张的情况,孙洪吉要求包括他在内的四名班子成员每人凑10万元交到单位,用以垫付工程所需资金。“他先拿出10万元,我们知道其中有他向父母借来的钱。开会时他说,工程不能停,工人要吃饭,设备要用油,必须按时凑足钱。”长海县公路管理段公路工程处的会计周文革说。用长海县交通口岸管理局副局长、公路段段长梁镇的话说:“他从不把工作上的困难推给别人,总是自己想办法把困难消化了。”
    性格急、脾气不好的孙洪吉对工作这种“极度”负责任的态度并非没有“招致非议”。周文革回忆,开始我们所有人都不满孙洪吉这种工作方法,我们财务人员都和他吵过,但后来大家都甘心了。因为他自己一直都说到做到,亲自加班、亲自冲到工程一线,其他人还能说什么呢?而且他对下属特别关心,谁家的老人生病他都会去看望,谁过生日他都记得。他不是以权压人,而是以情感人。因此他再怎么对我们发脾气,我们心里也服他。
    今年4月下了一场大雨,广鹿岛环岛路施工便道遭到雨水冲刷,急需抢险。孙洪吉带领单位所有的男员工冲到现场,尽管水鞋还没买回来,孙洪吉就和工人站在冰冷的雨水中,搬运工人们装好的砂袋。“他不去都行,谁都知道他身体有病最怕感冒,而且还是我们单位最高的负责人,这个领导合格!”单位司机王节东说。
    其实,孙洪吉并不是一个眼里只有工作的“工作狂人”,他同样是一个有血有肉的热血男儿。一次,同事们在施工工地发现孙洪吉一直盯着远处一位正在庄稼地里干活的老太太,便问他为什么。他说:“你看,多像俺妈呀。”尽管常年随着施工工程奔波在各个海岛,但几乎每天孙洪吉都会给远在石城岛的父母打一个电话,“从他们的声音里看看他们身体、心情好不好。”从今年正月初七离开石城岛的父母家,孙洪吉就再也没有时间回去看看老人,只有回大长山岛的单位总部开会,才能抽空回大长山岛的家里看看妻儿,而常常匆匆忙忙就返回工地了。
    倒在工作岗位 错失救治时机
    由于孙洪吉常年饱受疾病的折磨,不仅是亲人,同事们也看在眼里急在心里。有时他的病情加重了,同事们都催他住院治疗,但他老说等两天。孙洪吉每年都在冬天住院,因为只有冬天道路工程受气候影响不能施工。作为单位的领导,长海县交通口岸管理局副局长、公路段段长梁镇曾亲自陪同孙洪吉到沈阳就医,很多同事、领导还介绍他到外地知名医院求医。“一直想找一个能够替代孙洪吉的人,但一直没找到。但凡能找到,也不会拖到现在。本打算明年干完环岛路就给他换个岗位,没想到他也没等到就走了,我们也很后悔。”梁镇含泪表示。
    5月15日,在大长山开完会的孙洪吉没有在家多住一晚,而是中午12时多就回到了广鹿岛的施工工地。下午他感到胸口疼等不适,同事们都劝其到医院看看,他执意不肯,因为在施工工地挖出了电缆急需处理。后来在大家的极力劝说下,他才来到工地附近一家诊所。医生让他输液治疗他不肯,惦记着找监理有事,就急匆匆地返回工地了。晚上7时返回宿舍,还没吃饭他便张罗召开工程会议。会还没开便呕吐不止,孙洪吉再次被同事劝去就医。服下5粒速效救心丸后,医生再次要求他进行输液治疗,而孙洪吉还是执意要回去开会。并开玩笑“把会议拉到医院开吧”。就在第二次就医返回办公室不久,孙洪吉病情加重,出现呼吸困难、呕吐,待医生赶来时,他已停止了呼吸。
    记者感言
    他不是“高管”,但他对工作的责任心让同仁们心服口服;他没有高薪,但却为工作付出一切,甚至是生命;他不是什么大人物,却有着海一般广阔的情怀,用质朴的言行诠释了一个共产党员的责任与担当。希望这样的好人,多多珍重,让好人常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