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龙:他照顾“姥姥”30年无怨无悔

2014-12-18 来源:2012-4-24 大连日报A03
选择字号:T | T | T
    今年五十出头的刘龙有些谢顶,身高不过170厘米,微微凸起的肚子显得有些发福。刘龙不善言谈,基本上是别人问一句,他才答一句,不过说起“姥姥”就打开了话匣子:“姥姥和我都属虎,那天我还和她说,你是大虎,我是小虎……”
   
    记者感言
    刘龙不会说那些漂亮的话,只是说:“我和姥姥相处时间长了,有了感情,就是一家人。姥姥对我也好。”记者从他身上看到了人与人之间的温情,看到了感恩,看到了善良。其实,刘龙所作所为并不是什么难事,难的是长期坚持,难的是不求回报。没有为什么,也许他只是听从了心底的声音。虽然有人说“好人难做”,但看看刘龙,似乎也没有那么难了。多一些奉献,少一些索取,你我都可以成为像刘龙那样平凡的好人。
    抚顺小伙决定扎根海岛照顾“姥姥”
    如果没有遇到“姥姥”王玉英,30年前那个来自抚顺新宾满族自治县的志愿兵刘龙退伍后可能不会扎根海岛,而是返回老家与父母团聚;如果不是因为30年来默默照顾非亲非故的“姥姥”,刘龙这个长海县供电局一个小小的调度如今也不会成为整个辽宁省供电系统的“名人”。
    “他从20岁就在这,我当年就想用什么办法能让他留下来。”今年99岁的“姥姥”王玉英说。当年,作为驻岛部队一名普通的卫生员,刘龙经常给五保户老人王玉英送医送药,并坚持帮老人干一些挑水、种地、买煤等重活儿。王玉英也总是把赶海赶来的海鲜特意留给小刘。
    刘龙没见过自己的亲姥姥,王玉英让他想到了自己的姥姥,日子久了,刘龙便称呼老人为“姥姥”。4年过去了,1985年冬天,即将退伍的刘龙面临离岛返乡。“姥姥”得知后就去找村干部,请他们帮忙做工作让小刘留在海岛。看到“姥姥”对自己的不舍,想到父母身边还有其他兄弟姊妹照顾,刘龙答应姥姥回家办完退伍手续就做父母的工作回到海岛。父母最终尊重了刘龙的选择。于是,退伍半个月后的他返回海岛。不久,在别人的介绍下,刘龙与海岛姑娘王丽君相识并成家,从此,夫妻二人共同承担起照顾“姥姥”的责任。
    如今,99岁的“姥姥”在刘龙的照顾下面色红润,思维敏捷,耳不聋,说话有力。然而,说起30年来义务照顾“姥姥”的事儿,刘龙却憨憨地一笑:“我是当兵出身,干点活儿不怕,我在岳父岳母家也是一样干活儿。更何况我和老太太处得时间长了,有了感情。”
    “没有刘龙,我哪能活到99岁啊”
    “姥姥”王玉英住在长海县大长山岛镇三官庙村,看到家里来了这么多“大连来的”,“姥姥”很兴奋,她告诉记者:“我种地种到71岁,赶海赶到80多岁。现在90多岁了,什么也不能干了,没有刘龙,我哪能活到99岁啊。”
    “我的命是刘龙救的。”原来,一次王玉英生病了,由于没有进食便输液,所以晕过去了,是刘龙在床前一勺一勺喂“姥姥”吃东西,夫妻二人精心照顾“姥姥”终于痊愈了。多年来,每当老人有病,刘龙夫妻都是跑前跑后,细心照料。
    在“姥姥”家到处能找到刘龙的“痕迹”。在厨房的柜子上,记者发现了一个塑料袋,里面有大约二斤海麻线和半斤海蛎子,“这是我刚才给捎过来的,姥姥爱吃海货。”刘龙说。墙上的相框里,放着老人亲戚们的照片,其中有两张30年前刘龙身着军装的黑白照片,有一张还是站在“姥姥”屋子前照的。还有一张是刘龙的儿子两三岁时,“姥姥”抱着照的照片。火炕上的柜子、地上的柜子、碗柜基本上是从刘龙单位淘汰来的。“我们结婚不久,就把冰箱给姥姥用了,上一个彩电也是我给买的。”
    “姥姥”的炕头上有一部无线座机电话,也是刘龙给安装并每月缴电话费。“我把电话设好了一键拨号,一号就是我的电话,二号是我媳妇的,三号是她侄女的。”刘龙在“姥姥”家就像在自己家一样熟悉,“户口本、低保存折、住院手续都在我这放着。”
    一家三口在“姥姥”的火炕上过了20多个春节
    刘龙说,30年来不是自己一个人在照顾“姥姥”,还有三官庙村以及“姥姥”的亲戚,但有一个人不得不感谢,就是妻子王丽君。“她认识我的时候并不知道我有姥姥,知道我有姥姥后,不仅从来没有阻止我照顾姥姥,而且一直和我一起照顾姥姥。”
    王丽君笑着说:“姥姥无儿无女,是个有个性的老太太。这些年来院子里的菜都是我和刘龙帮着种的,但是哪块地种什么都得听姥姥的,姥姥不发话我们可不敢动。”多年来,姥姥的冰箱里一直塞着满满的海货,“这都是她赶海赶的,她自己不吃留给我们一家三口星期天来的时候吃。”王丽君说。
    刘龙在海岛的这些年里,只回抚顺老家过了三次年,其他春节,刘龙一家三口人都是在“姥姥”家过的。每年腊月二十三,夫妻二人就来到“姥姥”家洗洗涮涮,帮助“姥姥”准备过年。腊月二十八九,刘龙就带着妻儿住到“姥姥”的小屋里,四口人住在一铺火炕,守岁、放鞭炮,直到正月初三后,才和妻儿一起到岳父母等其他亲戚家拜年。
    而刘龙的父母只能每隔一两年从抚顺来到海岛。就在短短的一两个月探亲时间里,刘龙的母亲也来到姥姥身边照顾她,并称老人为“妈妈”。
    生活中的好人 工作中也是佼佼者
    “姥姥”还有两个弟弟,一个住在大连,一个住在大长山岛。小弟弟王永生在电话中告诉记者,他今年已经83岁了,自己的女儿们也经常去照顾一下姐姐。“我们全家都非常感谢刘龙,我们早已是一家人了,没有刘龙,老太太能这么健康地活到现在吗?”
    王玉英老人的邻居、居民组长王翠香刚嫁到三官庙村的时候,还以为刘龙是老人的小儿子或孙子,后来才知道非亲非故。刘龙结婚后,王翠香经常能看到刘龙带着妻子、儿子来到老人家。“感觉就是一家人。老太太非常依赖刘龙,有事就说:找刘龙。”王翠香介绍。
    生活中的好人,工作中也是佼佼者。据刘龙同事朱岩介绍,刘龙是长海县供电系统为数不多的“技师”,是该岗位的最高技术职称。在多次海岛遭遇恶劣天气、供电系统受损的情况下,刘龙都表现出较高的专业素质和很强的敬业精神,是同事们公认的业务骨干,多次获得县、市、省三级电力系统的表彰。
    刘龙30年来照顾孤寡老人的事迹多年来已在身边的同事中知晓,同事们说,看看刘龙我们就觉得自己做得还不够。刘龙的儿子大超已经20多岁了,从小到大,只要来“太姥”家,就和“太姥”寸步不离。虽然现在在大连工作,大超还是经常打电话询问“太姥”的情况。